吐泡泡的星见

一条咸鱼

day22.被强迫异装
这是一段让人不想回想的过去。
在温德尔十六岁生日时,路易雅所准备的礼物是一个变装魔法。
当温德尔在会客室被突然变成女性时,他差点没扑上去打死路易雅,若非礼服突然消失使得自己赤身裸体,否则他马上就要把路易雅变成一具尸体。
路易雅显然用心险恶,一边躲开他的扫堂腿,一边递上一身明显是精心准备的礼裙。
他极不痛快地换上礼裙,这是一条燕尾型的蓝色抹胸,蓝色的裙子上镶嵌着细小的钻石,组成了星座的图案。整条裙子都附加了魔法,不但能够保持身体温度,并且可以做到刀枪不入的地步。但对于本身身体强度极高的龙族而言这根本就是鸡肋,相必这原本是打算送给哪个女友的礼物吧。路易雅还贴心地送上一条珍珠项链,中间用一颗心形蓝宝石点缀。这更肯定了温德尔的猜测。
温德尔面色不善地整理着胸口衣裳,即便这条裙子的胸口设计还算保守,他却怎么都感觉不自在。
路易雅自然地从背后抱住了他,双手灵活地伸了进去,如同乱摸一般揉了一会,再抽出时温德尔却感觉胸口的感受变得自在许多。
顺手给了对方一个肘击,温德尔自然地去搜刮起了他的包。
果不其然,他还带了一条烟灰色披肩,想来温德尔不去问他要他也不会主动拿出来。
好不容易整理好着装,温德尔便准备回到舞会了。虽说除了点岔子,但反正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出场了,也没必要逼迫路易雅解除魔法。想来他也不会用那种一时半会就会消失的魔法,可能他自己都解不开,与其浪费时间不如好好享受舞会。
“温德尔。”路易雅突然叫住了他,他先是打了个响指,用魔法将温德尔的长发盘了起来,再嬉皮笑脸地问他:“你真的不和我一起玩吗?”
温德尔冷漠地注视着他,嘲笑道:“你路易雅什么时候缺过床伴了?”
他耸耸肩,无奈地走过来,为温德尔拉开门道:“待会与我跳第一支舞吧。”
“第一支舞早过了。”温德尔抬头挺胸地走入舞池,“仅此一次,你的女友们还在等着你呢。”

day21.醒来突然变成幼年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温德尔身上时,他终于从梦中醒来。
他迷迷糊糊地从御座上下来,一脚踩空,险些摔倒在地,他眨了眨眼,召唤出一面雾镜,这才发现自己竟变成了十岁。
穿着整洁制服的小男孩面上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着冷静,看着镜子的眼神却带着迷茫,他呆呆地摸上自己的脸,绝望地发现自己真的变小了。
在之后的数十年内,温德尔在天使们的扶养下缓慢地成长着,他体内多出了一股光明之力,也许正是这股力量改造了他,让他变为了幼儿,也让他的成长变得极其缓慢。

day20.生一场大病
龙的体质十分坚韧,轻易不会生病,除非得罪了他人。
在他的童年,没人会用诅咒对付他;在他的少年时期,没有哪位成年贵族会伤害一个少年,也没有哪个少年能伤害到他。
而在他的后半生中,他离开了拥有医师的皇城,此时他已学会了绝大部分常用医疗魔法。
当他踏入神堕之地那一刻起,他便被天使们温柔地接纳了,他被赋予等同天使的权利,他们毫不吝啬为他施展治愈魔法。
再后来,有一缕圣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从此以后他更是百病不侵。
温德尔这一生,从未生过什么大病。
只是成人礼那一天,成了他永远的心病。

day19.一次印象深刻的梦
来到教廷的第一百九十八天,温德尔陷入了一场长达九天九夜的梦。
那大概是教典中天国的景象吧。脚底是莹白的玉石铺成的阶梯,通往高高的精美的殿堂,洁白的云从他身旁飘过。透过云彩可以看到蓝色的圣水在阶梯下方流淌,环目四顾,找不到它的源头,只看到天边一道圣光,却不同于庄严的天国,而是泛着金光的暖色调,却又显得分外和谐。
他顺着阶梯慢慢走上前去,渐渐地听到一阵歌声,整齐而嘹亮。那是天使们在唱赞歌。
温德尔踏入殿堂,不由得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讶。与他熟知的天使形象不同,他们没有黑色的羽翼,也没有海蓝色或是其他颜色的深色头发与眼睛。
他们有着亚麻色、金色或是银白色这类充满光明的发色,他们的眼睛阖上了,但那想必会是光明而温和的颜色。他们也穿白色的衣裙,却显得随意不失庄重,而温德尔所认识的天使们总将自己打扮得庄重过头,好似在出席一场葬礼。
他看向殿堂的最高处,那里有着一张拉开的帘幕,帘幕后边是一把精美的御座,御座上边空无一人。
温德尔难以将自己的视线从它身上挪开,他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它。身边天使们的歌声愈发温柔,直到他的手触碰到那御座,歌声嘎然而止,与此同时一阵困意席卷而至,有股不知名的力量托住了他,并让他安坐在御座之上。
再醒来时,他银色的龙瞳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day18.颓靡的样子
皇城的天气总是风和日丽的,鲜少有雨,只偶尔下一场缠绵的细雨或是温柔的细雪。无名之地的天气变化莫测,昨日也许又闷又热,今日便下起了雪,后天又风和日丽。
深渊之海是没有天气这个概念的,鲛人根本不在意海上的那点惊涛骇浪。
精灵之森要么下着蒙蒙细雨,要么弥漫着薄薄的雾,阳光只在偶尔的晴天也是淡淡的,从不会有无名之地里的那种闷热的天气。
那么,神堕之地呢?
单手撑着头就这么睡去的温德尔在殿堂中央的御座上醒来。
被冠以圣子之名的他拥有坐上御座的权利,但他也被施加上了唤醒神的重任。
神堕之地只有一个天气,那便是暴雨。
温德尔在这片土地待了三年,听了三年的雨,回忆了无数次曾经。
他不止一次后悔过,如果当初他没有冲动地离开皇城,或者当初他不要深陷悲伤而不顾身边的人,那么他现在会不会还在那熟悉的土地上开始新的生活?
或者,如果他更加努力地学习魔法,在趁年轻干出一番成就,加强庄园的防护的话,是不是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
他无数次梦见过去幸福的生活,而梦的最后却只剩下一只破碎的翅膀。
那是一只金色的龙的翅膀,被他臆想中的敌人撕扯地破破烂烂的,静静地躺在废墟中,虽说是坚韧的象征,此刻却如蝴蝶般脆弱。
他在梦中大喊大叫,无助地哭泣,一遍又一遍地叫嚷着他们名字。
无人回应。
他总被自己惊醒,可他的惊慌不会显现在脸上,而是在连绵的雨中被洗刷干净。
当他睁开眼时,他是这世上唯一的圣子,高雅尊贵,不容侵犯。

day17.第一次做不擅长的事情
“对了,今天下午期末考排名出来了……在下是第34名,温德尔你这次是第几名?”刚刚洗漱完毕的温德尔一回到寝室就被这不请自来的家伙缠着聊天,突然路易雅谈起了成绩。
“不必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我当然是第一名啊。”温德尔头也不抬地回答,手中的书已经看了一半了。
“厉害!我就知道你最厉害了!所以……”他一翻身滚到温德尔脚边,问道:“所以,有什么事是你不擅长的吗?”
闻言,少年不自觉地撩起散落在他胸前的白发,略有些羞涩地开口:“和……黛维德相处吧……”
龙少年眨巴着眼睛,“哦——”地叫了一声,第二天就把温德尔连哄带骗带去了只有五岁以上少女能够参加的茶会。
温德尔黑着脸把路易雅所准备的酒红色裙装按到他脸上,直到他挣扎着求饶才放过他,与其走到圆桌前落座。
虽说是少女茶会,但因为事先有过说明,再加之两人都是美丽动人的青年才俊,因此破例并非不可,甚至说适婚的少女们反而由衷的期待他们的到来。
被女性包围的温德尔僵硬着身体,看似面沉如水,其实桌下的手在非常用力地拧路易雅的大腿。即便如此,路易雅面上仍是灿烂地笑着,甚至还勾搭上了两位女性相约今后一起娱乐……虽说那两位女性也素有多情之名,温德尔也不禁为她们感到可怜。
下午五点时,少女们陆陆续续被接走了,洁白的圆桌上只剩下路易雅与温德尔两人。温德尔终于放开了掐着路易雅大腿的手,他故作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抱怨道:“我是疯了才会跟你来出门,早知道是茶会我就先打断你五条腿再说。”
路易雅举双手作投降状,无奈道:“你不是聊得挺高兴的嘛,尤其是那位爱丽丝小姐,简直是有问必答……”
爱丽丝,今年七岁,最爱以蔷薇为原料的甜点,刚刚的茶会上全程坐在温德尔旁边,已有未婚夫,对方是皇族的三皇子。顺带一提,对于温德尔的态度完全是对哥哥的态度。
温德尔忍不住给了路易雅一拳,对于龙族不痛不痒的皮肉伤却使路易雅哀嚎出声,被路易雅半拖半拉地扯到了马车上。

day16.突然被倾慕者表白
那个女孩最近总是在村口徘徊。
之所以注意到这一点,是因为她长得实在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当温德尔被这位姑娘拦下告白时,他盯着她看了好一会,这才模模糊糊地想起这位姑娘的身份。
这位姑娘便是他的初恋,那个被驱逐出皇城的姑娘。
多年过去,这位姑娘已经从一个孩子长成了拥有一头灿烂金发的动人女性,倘若是当年的温德尔,恐怕会迫不及待地答应她的表白。
可当他注视着她时,想到的却是路易雅。
他也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如同初升的太阳,可他没有这样子的湛蓝眼珠,他的眼睛就和所有龙的眼睛一样,是冰冷没有感情的,就算有着太阳般的颜色,也永远不会有太阳的温度。
而这对湛蓝眼珠呢?她看着温德尔的眼神是那么温柔,与记忆中养母的眼睛既相似又不同,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也让他忍不住想象,若路易雅眼中也沾染上这般神色该是怎样的景色。
但他想象不出来。
路易雅永远只是路易雅,而这女孩也只会是她自己,这让人沉溺的温柔神色只该出现在梦中,不可放任自我堕落。
于是他后退一部,向女孩礼貌地行礼道:“您的喜欢使我倍感荣幸。可是女士,我无法给予你回应。我将为了寻找我的伙伴而踏遍这片大陆,直到找到他,或是走到生命的尽头,在此之前,我无法给任何人承诺。”

温德尔其实是那种,被告白的时候就已经把孩子和孙子孙女名字想好了的那种人。
但是这里因为没法给妹子一个家所以拒绝了她,也不是说对妹子没感觉。

day15.回归一个人
十八岁的温德尔,失去了亲人与挚友,放弃了继承家业或是钻研学术,辗转来到了这片无名的土地。
这儿的生活不算糟糕,人类可以通过打猎,饲养家禽或是耕作来获取粮食,没有想象中的食人这种可怕的事。
但是由于温德尔的这双龙瞳,人们对他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即使是温德尔也不免感到寂寞。
这份孤单在某一刻突然被放大了。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奇特之处的傍晚,他普普通通的出门,又普普通通地回来,唯一不同的仅仅是他突然想要午睡,便在寄宿的人家里休息了一下午。
晚餐开始前他迷迷糊糊地听见寄宿人家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可路过他屋的时候却如同被下了禁言咒似的,齐齐没了声响。
原本也许贴心的举动,在现在的温德尔眼中却冷漠地可怕。
他默默的卷起了被子,疲惫地合上了眼,试图去见他梦中的母亲。

day14.知己消失,人设的反应
成人礼之后的温德尔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就像是将死的树,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路易雅来探望了他几次,便气得夺门而去,说是要去帮他找什劳子线索,让他不许再消沉下去。
当他注意到的时候,路易雅已经失踪三天了。
温德尔在被破坏地差不多的花园中站了一夜。
当天边第一缕光照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抬起手擦干了不知为何而流出的眼泪,然后转身回房,将自己的一头长发用养母最珍惜的发带仔细系好,再戴上妹妹常戴的丝质短手套,便离开了这座庄园。
他的目的地是,无名之地,这片他“诞生”的土地。

day10.为ta创造一个完全不同的知己
也许龙的瞳孔都是冰冷的。路易雅也有着一双冰冷的金色龙瞳,性格却是与之相反的开朗。
和每一条龙一样,他喜欢闪闪发光的宝石,喜欢所有新奇的宝物,喜欢……美丽的人类。
他穿着镶嵌着宝石的外袍,内里却是平平无奇的白色衬衣与黑色礼裤,就好像为了展示才穿上外袍的一样。
虽然打扮浮夸,但他的桃花运却出人意料地好。
和温德尔勾搭上后人气诡异的减少了……